[MLB] 30队都恨透的经纪人!被称「吸血鬼」,但看完他对

  • 作者:
  • 时间:2020-06-09

Scott Boras,这个棒球世界最被憎恨的人。小球队恨他,是因为他唆使那些获得自由球员资格的当家球星不要与母队签下「友情价」合约,而是去大球队赚更多的钱。大球队恨他,在他的指引下球员们个个都狮子大开口,压榨球队的底线,以几乎无法忍受的高价签约。球迷们恨他,为了看一场球,要花掉65美元的球票,20美元的停车费,8美元的啤酒——这都是那个「$cott Bora$」的错!

有些人认为他是财神爷,有些人视他为吸血鬼。但在波拉斯自己看来,他只是一个棒球经纪人,竭尽所能维护客户的利益。

波拉斯1952年11月2日出生于沙加缅度一个农民家庭,童年在麋鹿林市长大。太平洋大学唸书时他作为候补进入校队,发挥异常得好,1972年以0.312的打击率获得队中打击王。他作为棒球经纪人成名后,学校在1995年将他列入校史运动名人堂,并以他的名字命名棒球队中的「最佳进步奖」。

1974年开始波拉斯在小联盟待了4个赛季,一上来他的打击还行,但防守糟糕,不管站三垒还是站外野守备率都不足0.9。第二年他被换到了二垒,防守进步不少,打击也算不错。1976年是波拉斯的生涯年,他交出了0.295/0.383/0.387的打击三围,22支二垒打在FSL(佛州联盟)中并列第一,以多位置球员的资格入选了联盟全明星。1977年他又打了一些比赛,同时还拿到了太平洋大学的药学博士学位。

总体来说,波拉斯的发挥不差,不过跟职业球员相比让他意识到自己并没有所需的天赋。再加上深深困扰他的膝盖伤势,波拉斯决定结束自己的球员生涯,回到太平洋大学再去进修,1982年拿到了法学学位。毕业后他在芝加哥的律师事务所工作,主要代表药品企应对集体诉讼。

[MLB] 30队都恨透的经纪人!被称「吸血鬼」,但看完他对

过程中波拉斯发现,「兜售」球员和卖新药差不多:用充足的数据做背书,他就可以叫价。只要坚守住底线,强硬地喊价,他便能让客户拿到钱——他自己也能拿到钱,数额还不少,于是波拉斯转行做起了经纪人。

一开始他瞄準的是待选秀的顶级新人,在当时新秀签约金很少达到六位数。1985年2月,波拉斯代表Bill Caudill与多伦多蓝鸟谈下了价值750万的合约,使后者成为当时联盟第二高薪的救援投手,这也是他在大联盟球员市场的初次亮相。

进入90年代,波拉斯已经是业内炙手可热的经纪人,他总是能找到球员和球队之间的价值缝隙,创造出数百万美元的收益。由于他的强势,有些球队甚至在选秀中跳过球员,直接和他洽谈。1996年他利用规则漏洞,趁着旧金山巨人和芝加哥白袜没有及时提供书面合约的机会,让当时的第7顺位新秀Matt White和第12顺位Bobby Seay成为自由球员,与坦帕湾魔鬼鱼(光芒前队名)签下优沃的合约。在联盟更改规则之前,他用这招为客户多赚了总计2500万。

经此一役,波拉斯奠定了自己的名望——不管是好的方面,还是坏的方面,反正,他已经是最有名的经纪人了,有名到某些球迷如果只说得出一个经纪人的名字,那一定是「Bora$」。

波拉斯并不是那种不是坐在自己的办公室就是坐在球队办公室的经纪人,他经常实地探查球员情况,包括大联盟、小联盟和待选新秀。1992年夏天他去观看了在墨西哥举办的世界青少年棒球锦标赛,他本是打算考察一名巴西投手的,但他很快被一位游击手所吸引。波拉斯的第一反应是:跟身体比起来,那孩子的手和脚显得太大了。

波拉斯找到了这位少年,告诉他自己曾经也是棒球选手,但他的梦想破灭了,现在他为球员担任经纪人。他希望佔用几分钟时间向他说明,为什幺他应该在这个年纪为职业生涯做规划。这位来自迈阿密的少年对波拉斯的开场很感兴趣,他抛出了一个问题:「Ken Griffey Jr是怎幺样的人?他如何能成为如此伟大的打者?」

两人相见恨晚,聊了足足4小时,最后波拉斯不得不主动劝少年上床睡觉,少年依依不捨地告诉波拉斯:「我们回头再见。」他的名字叫Alex Rodriguez,1993年的状元、棒球界的一代金童、波拉斯最出名的客户、MLB历史上——不,全球体育史上第一个2亿元合约男。

[MLB] 30队都恨透的经纪人!被称「吸血鬼」,但看完他对

波拉斯并不是简单地去为A-Rod争取一份合约而已,某种程度上,波拉斯扮演了引导者的角色。基于自己打球的经验,波拉斯发现球队对于球员的关注远远不够,他们不会针对球员量身定製训练方案,也不会在他们还年轻时教会他们如何保持健康,波拉斯下定决心不要让这种枯燥、无聊甚至有害的事情发生在A-Rod身上。

波拉斯告诉A-Rod,在32岁时他可以保持着25岁的身体状态,这等于是为他的运动寿命延长了7年,这给他更多的机会去创造历史。波拉斯自己有全套设施,以及完善的服务团队。里面应有尽有,打击网,私人健身房,这可不是什幺疗养机构,波拉斯的基地活生生就是一所棒球学院。不管二垒手还是救援投手,基地都会为新秀量身定做一个一年的课程,帮助他们成长为职业球员。

为了讨教经验,波拉斯可谓无所不用其极。2000年他与当时的联盟最强球员Barry Bonds达成了代理关係,波拉斯承诺会给Bonds带来丰厚的收入,作为合作条件,他要求Bonds每年和他见面六次,一对一探讨打击之道。波拉斯渴望了解Bonds如何在保持0.350的打击率时还能把球打到450英尺远。Bonds分享了他的祕密,波拉斯正是从他这里学到了如何建立时机把握能力,有时候会闭上右眼练习,这样可以把左眼练得更敏锐,争取千分之几秒的反应速度。

正是在全方位的努力和服务下,波拉斯创造了一个又一个棒球合约纪录。1997年,Greg Maddux,5年5750万;1998年,Kevin Brown,7年1.05亿;2000年,A-Rod,10年2.52亿,短短三年之内,波拉斯接连突破了5000万、1亿和2亿大关。

[MLB] 30队都恨透的经纪人!被称「吸血鬼」,但看完他对

波拉斯悉心呵护下的A-Rod尤其成功,加上2008年和洋基签下的换约,他生涯独揽两张2亿合约。截至现在,这两份合约还在历史榜单上位居第3和第4名,在他后面有9张MLB的和3张NBA的2亿合约,超过他的也只有2014年Giancarlo Stanton的13年3.25亿合约,和去年轻中量级拳王Canelo Álvarez与转播商DAZN之间的5年3.65亿合约。

如今的波拉斯集团在纽波特有一幢两层的总部大楼,有几十名僱员,在全球还有几十名,从小联盟到多米尼加和日本,波拉斯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搜刮未来之星。他手下的僱员包括老队友、前球员、前教练,不少还曾经是他的客户。

2014年,《富比士》杂誌将「最有价值个体经纪人」的称号授予波拉斯。有很多经纪公司在整体规模上超过了波拉斯集团,但就单个经纪人来说,波拉斯就是行业的GOAT。这不仅仅是因为他创下的合约规模更大,也因为他是一名深度介入球员事务,有能力自己发掘潜力新秀的第三方,单纯地用「经纪人」这个头衔来称呼他并不能準确概括他在棒球界的作用。

[MLB] 30队都恨透的经纪人!被称「吸血鬼」,但看完他对

那些批评波拉斯的人往往认为他只是靠耍耍阴谋诡计就赚到了大钱,确实,在谈判技术和条款钻研上,波拉斯贼得很。但他确实为球员和球队提供了实实在在的服务,抬高了行业的整体水平,这些贡献值得称讚。就算你对他赚的某一笔钱不太舒服,你还是得承认,他富得有道理。

这个冬天大联盟最重磅的自由球员、2015年国联MVP得主Bryce Harper也是波拉斯「全明星阵容」的一员。和A-Rod一样,波拉斯自Harper选秀之前就找上了他。2010年Harper被华盛顿国民以状元籤拿走,新秀合约谈判之时,波拉斯寸步不让,双方相持不下。国民一度认为这笔状元籤要掰了,在截止期限前26秒,波拉斯才点头接受条件,为Harper争取到了5年990万,含625万签约金的新秀合约。

[MLB] 30队都恨透的经纪人!被称「吸血鬼」,但看完他对

现在Harper迎接他第一个自由球员签约,波拉斯势必会像鲨鱼一样,从全部30支球队中挑出那个最诱人的「猎物」。可是这两年的棒球市场行情走低,上个赛季波拉斯就失算了。堪萨斯皇家向Mike Moustakas提出1740万一年的合格报价,作为经纪人,波拉斯劝Moustakas拒绝皇家的要约,去市场上试探一下身价。结果整个冬天Moustakas都无人问津,被迫在春训前仓促和皇家签下650万美元的一年短约,白白损失上千万,波拉斯吃了个难堪的败仗。

即便大环境不利,波拉斯仍然不死心,赛季刚结束他便早早放话称「Harper就值4亿,放马来谈」。如今三个月已经过去,除了偶尔有不靠谱的流言,Harper的去向仍然毫无动静。春训已然不远,波拉斯这次会是遭遇滑铁卢,还是打破自己的个人纪录?他又在想什幺、做什幺?这一切都不得而知。

不过,按照波拉斯的个性,他肯定有所打算,正如他自己说的,他只是一个棒球经纪人,竭尽所能维护客户的利益。

加动网Line好友,重大体坛消息不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