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画贴地鸣不平 区大为「丑字」脱俗

  • 作者:
  • 时间:2020-06-16
书画贴地鸣不平  区大为「丑字」脱俗 书画贴地鸣不平  区大为「丑字」脱俗 一身四艺﹕区大为集书、画、诗、刻四艺于一身,笑指日常生活偶见不平便会用温雅诗句来「闹」。(冯凯键摄)书画贴地鸣不平  区大为「丑字」脱俗 区大为建立其独特焦墨风格,图为《忽与云山有会心》(二○一四年),左下角为篆刻白文「笑而不答」。(受访者提供)书画贴地鸣不平  区大为「丑字」脱俗 年过七旬的区大为创作隶书自作诗《戒酒》(二○一七年),感觉朴拙但有力。(受访者提供)书画贴地鸣不平  区大为「丑字」脱俗 展览展出多幅区大为的广东话篆刻作品,图为《把炮》。(受访者提供)书画贴地鸣不平  区大为「丑字」脱俗 书画贴地鸣不平  区大为「丑字」脱俗 书画贴地鸣不平  区大为「丑字」脱俗 书画贴地鸣不平  区大为「丑字」脱俗 书画贴地鸣不平  区大为「丑字」脱俗

「说生活及大众的事,不等于俗。」年过七十的区大为站在书法作品前,声线雄浑。上世纪六十年代于广州跟随大师吴子复学习书法,区氏逐步涉猎篆刻、书画、诗作。近日展览「云山笔墨:区大为的艺术」展出其约四十张书画作品,他坦言其创作荣耀全归香港自由的土壤。爱之心恨之切,当遇见不平事他便会作诗痛斥,例如近年有关「关爱座」争议,宜古宜今。混君子修为,怒汉之勇,听听区大为如何以墨「脱俗」。

一九四七年生于广州,区大为一家人与书法大师吴子复(一八九九至一九七九年)为世交,新年必到对方处拜年。区大为从小受到薰陶,十四岁起决心跟随大师学习。吴子复研究汉碑、汉印卓然成家,炼出「吴隶」派别。吴氏出名是严师,区大为却回忆老师对他比较和颜悦色:「我很乖啊,记得上课第一堂就教书法的结构。字都是黑色,其实更要欣赏白色部分,字跟纸要有恰好比例呢。虽然我的字看上去不太『乖』,但我有守着此份白色。」书画同源,云山知我,古人从山水中找寻连繫,区大为亦然。他于学习书法多年后,约一九七二年开始自学画画,锺情焦墨作画,即是不用水来稀墨,透过力度及笔触控制绘出层次。

学师岁月,正正是中国走入动荡残破时,经过三反五反、文革洗礼,区大为亦长至当立之年,决定跟妻子迁往香港。他曾忆述当时临古代碑刻,当中必有很多传统内容,乃文革时期不容许。如果写及一些「不合时宜」内容,唯有看几看便把它毁掉。他说:「在大陆时我属学习期,只是个小子,最要害怕的东西,未轮到我,那是幸运的。我看见一些前辈很吃力,很多事情都害怕。」区大为表示自己第一天到港,便觉得自己要成为香港人。他曾于不同院校执教,同时在家授徒,实行以教养艺。本港自由创作的氛围,启发他于艺术蜕变求索,他说:「完全是你想写什幺就写什幺!在香港的环境,这片土地培养了我。」

他的「丑字体」日渐成形,观其书法,拙中带丽,朴中有雅,偶有雕刻的崩破效果。多年来区大为获奖无数,现为康文署博物馆专家顾问。今次展览逾四十书画绝大部分是近年新创作,书法游走大与小、乾与湿、粗与幼、浓与淡四个对比,反映独有风格。他解释:「我的字是离开了『靓』。极可能说是肌肉男,比较粗豪。或者会引起思考,那可否叫做另一种美呢?」

云山挥洒总关情,空谷幽兰莺自鸣。见艺知人风格在,时宜不合澹生平。

——篆书自作诗《风格》(二○一八年)

字,形神兼备。区大为认为先要理解文字意思,领悟箇中文化底蕴。其广为津津乐道的作品乃一个逗号——《色,戒》(二○○七年)。当时导演李安邀请区大为刻出二字的篆书图章,于视觉设计品上作为逗号。电影充满肃杀氛围,区大为向李安说及色和戒的造字起源,其实两个字本身已相当凌厉。他表示,「色」造字其中一个解释是行死刑的状态。头上一把刀,下面乃一个跪着的人,当被挥刀斩头时,人体会喷出血液,即见「色」,血的红色。区大为创作时特意把色字尾巴刻成一条蛇似的,配合故事内容。而「戒」古字下方是两只手,上方是一把戈,代表以武器阻挡去路,不准通过。

妙记戒酒 「恨不相逢未戒时」

世俗事,皆可成诗,古诗都可以很贴地。区大为喜以日常生活入诗,将小点滴化为七言绝句。与《色,戒》事隔十年,区大为写出另一个「戒」字。由于近年关注身体健康,他决定戒酒。向来锺爱杯中物的他创作诗句《戒酒》(二○一七年),以隶书挥毫,作为警惕。区大为指着书法说,明显地第三、四句诗灵感取自唐诗《节妇吟》:「你想请我饮酒,不行不行,我把那幺好的『杨枝水』都还你,如果早十年识就好了,哈!」

珍重清安贵自知,慇懃劝我尽金卮。还君数点杨枝水,恨不相逢未戒时。

——隶书自作诗《戒酒》(二○一七年)

熟知古代典故,他往往引为比喻,融会贯通变得很「潮」,散发趣味。例如其妻几年前患上眼疾,需要动手术,引发他创作《观除白内障手术》(二○一六年),并以草书书写。访问当日,其妻亦在场,他从容地说:「当时太太去做白内障手术,原来隔壁房间有部电视,可以见到医生如何施手术,将眼珠放到好大的。我未看过嘛,所以看看。」此次人体奥妙经验令他写出其中两句「常言眼底岂容尘,巧度金针阿堵神」。「阿堵」乃出自南朝宋刘义庆《世说新语.规箴》,古人王衍孤高厌俗,难忍妻子整天钱财挂于口边。有次妻子趁他熟睡将金钱围满牀边,王衍醒来竟然亦没有说出「钱」一字,只称为「阿堵物」,即是相当口语「这些」、「那些」。区大为续指,「阿堵」后来亦用以解作画龙点睛,最后那一下传神之意,因此用以代表手术过程。整段诗句指世上千万人为求朦胧一生,凡事不要太清,妻子却愿做手术。区大为一时机灵,压低声线地「放闪」:「她竟然说我讽刺她,哪有。」

孕妇上车 「精壮成行齐入定」

人生五味交陈,总不会天天甘甜。日常偶尔遇上俗不可耐之事,区大为以诗「抱不平」:「有时有些东西不顺眼,就要『闹』!我是一个老伯,甲在欺负乙时,有时未必可以介入处理。例如之前我曾经见到地铁中的人都不让座给孕妇,心中不吐不快,便写诗说出来。」欣赏书法书画,总是给人忘我境界印象,鲜见区大为般赤裸裸论生活。愤是即时反应,人之常情,书画却为事后一杯清水。他认为要透过笔墨找回心源,每每挥毫都是反省。对于此等抒发感情的自创诗,区大为亦有作反省,并于作品集册曾写道:我遇到有趣的事或不平的事我都会诉诸诗,有诗成便即挥毫书之,似乎这更能「小豁胸中气」。但有时「一时之快」却不免连带了一点「临界」之失,使我搔痒不已。

座无虚席车门开,有妇携儿结玉胎。精壮成行齐入定,邻翁礼让亦哀哉。

——草书自作诗《地铁车厢》(二○一四年)

回看今次展览,区大为说没有什幺闹的。他亦不认为自己是一名怒汉:「不算不算,这只是不平则鸣。还有只是我说起艺术,比较『肉紧』而已。」区大为近年辞去绝大部分教职,休养生息,专注创作。花一生精力创作,望「人逢俗事化清吟」,再为人间添美好。提及今年十一月即将重开的香港艺术馆,区大为显得兴奋,透露届时或有导赏节目,分享传统文化堂奥。

「云山笔墨:区大为的艺术」日期:即日至3月30日

时间:周二至六,上午10:00至晚上6:00

(周日、周一及公众假期休馆)

地点:观塘海滨道165号SML大厦4楼 一新美术馆

门票:免费入场

查询

文:刘彤茵编辑/林晓慧美术/谢伟豪

电邮/culture@mingpao.com